沪上名医|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院长孙锟:生而为医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16日 浏览次数:5022

30年的银蛇奖,走出7名院士,更有一大批杰出的首席科学家、学科带头人、著名教授,有的人还转型为管理者,成为高校校长、各大医院的院长、各级政府部门的当家人……

银蛇奖成为他们发展道路上的一个重要台阶。作为银蛇奖发起单位之一,《文汇报》App开设“沪上名医”专栏,选登银蛇奖得主的精彩故事、奋斗人生。

2018年8月31日,面向200多个小学生,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院长孙锟教授讲道:“我祖上有八代都是当医生的!”孩子们的仰慕之情溢于言表:“哇——”,会场随即爆发出热烈掌声。

“生而为医”,是孙锟最为笃信的人生信仰。于是,在儿科医生流失的高峰期,在医患矛盾激烈的困惑期,在转为专职管理的机遇期,孙锟都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做儿科医生,离开看病诊疗的第一线。他说:“救孩子,就是救一个家。我就是要做好医生,救孩子。”

接下爷爷的衣钵

孙锟的医学信仰受之于祖父。爷爷对他的影响,已化为孙锟的一言一行。

他爷爷不仅是一位有名的医生,还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在浙江临海著名的紫阳古街上,他爷爷有中医院,有西医眼科诊所,还有钱庄和新潮的照相馆。孙锟的父亲是独子,祖父希望他承接医生的衣钵,可父亲不肯,很早就去浙江省交通厅工作了。

终于有一天,祖父看到了希望,那一天孙锟出生了。祖父激动地告诉儿子:“从现在起,我每个月都要给孙锟存5块钱,这个钱天塌下来也不能用,因为这是给他上医学院用的。”

在那个年代,祖父每个月的收入只有数十元,5块钱并不是一个小数目。

“我小时候,祖父对我很严,因为他知道要把医学传给我了。我英语好,就跟我祖父有关。有一次我祖父把我叫到楼上去,说:我这个收音机就给你了。那时候收音机可是好东西啊,不是一般家庭有的,他平时都不让我们碰的。他说今天给你了。但是他有个条件,几点几分到几点几分,你必须听这个英语广播讲座的节目,否则我不给你。”

祖父知道,学好英语才能学好西医。

“我很崇拜我祖父。”让孙锟记忆深刻的是,祖父把自己开的中医院公私合营成当地在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家中医院。

政府请祖父出任院长,祖父拒绝,只坚持做医生。

促使孙锟立志成为一名好医生的,却是祖父的离世。1976年的一个夏天,老人突发胸闷,不幸离世。家人打电话给乡村医生来抢救,没有想到乡村医生带错了急救用的针……“我一直在想,如果早点给药,如果大人们懂急救,如果医生尽责一些、医术高一些……当时,我就有一股强烈的冲动,发誓要做个好医生!”孙锟说。

这些年,作为中国医师协会儿科分会会长,孙锟教授在呼吁加强基层医生的培养,除了对于职业的强烈使命感外,还有一丝作为家属内心的隐痛。

成绩源于摸黑的那五年

高考的志愿大多填了医学院,孙锟最终进入了温州医学院就读,儿科是温州医学院最好的学科,所以他成为了儿科医生。

本科毕业后,成绩优异的孙锟想到儿科最好的地方继续学习,就考入了上海第二医科大学读硕士,自此进入了新华医院。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是成人科和儿科特色都非常鲜明的大型三甲综合性医院,创建于1958年,创办者高镜朗是新中国的儿科泰斗,与诸福棠并称“南高北诸”。

孙锟介绍说,高镜朗曾跟毛主席共事过,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想起了高镜朗,找到了他:“实际上是想让他做第一任卫生部部长,高镜朗说我不要做官,我就是做医生。这种性格,我觉得非常像我祖父。”

孙锟的专业是小儿心血管科,那时的小儿心血管科大概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小儿心脏超声,另一个是心脏导管。一般情况下,医学生毕业的时候,只有一个方向。而孙锟是个特例,掌握了超声和导管两大技能。

留院工作不久,孙锟就向老师我国小儿心血管专家陈树宝教授提出,想做一个医工合作的项目,也就是如何用超声切面诊断复杂的小儿先天性心脏病。

孙锟带领团队在新华医院成立了国内首家“围产期及婴幼儿先心病诊治中心”孙锟带领团队在新华医院成立了国内首家“围产期及婴幼儿先心病诊治中心”

过去诊断先心病,主要靠两种传统方法,即心导管造影术和二维超声心动图技术。心导管造影术是一种有创诊断,会使已处危重状态的患儿雪上加霜;而二维超声心动图的图像视野狭窄,需要诊断医生有极高的三维空间想象力,高度依赖于医生的经验。

孙锟将攻克这一难题视为己任,与复旦大学医工合作,开启长达5年的“摸黑生活”。摸黑,指的是超声,为了不影响诊断,超声室必须长年拉着窗帘。“有时候真的不知道白天黑夜。”在医院里,孙锟几乎不和其他人接触,日复一日地做着课题。研究结束时,他提出了用超声切五个剖面即可诊断复杂先心病的结论,俗称五剖切面。这一诊断方法成果填补了国际空白,使先心病的术前诊断获得突破性进展,对降低婴幼儿心脏手术死亡率有着重大意义。

我国著名小儿心胸外科专家丁文祥教授曾说过:“按惯例,在手术前做完心脏彩超检查,还要做创伤性心导管检查。但如果有孙锟签字的心脏彩超报告,就可以直接上台手术了!”

“内外科结合、镶嵌治疗”的理念

孙锟有很多头衔,如书记、院长、教授。但他总是回答:“叫我医生吧!”

“如何评价医生,最重要的标准是,是否心里真正把你所服务的对象的利益放在首位,不仅包括能否用尽可能低的医疗费用达到最理想的诊治效果,还包括患儿及其家属在就医过程中能否获得良好感受。这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而是应该体现在我们执业中的每个环节。”孙锟说。

孙锟的患者来自全国各地。不少人在就诊前,会先登陆他的博客,咨询相关事宜。

虽然身兼数职,但孙锟坚持每天上网,回复留言,针对网友上传的检查报告给出专业建议,还指导家属如何预约专家号。此外,他还写了很多关于先心病的科普文章。

对于目前我国先心病诊治现状,孙锟还有很多担忧:“由于种种原因,目前国内小儿心血管内科与外科均分开设立,各自为政,对一些常见的先心病,患儿看了小儿心胸外科门诊,治疗方案往往是开胸手术,看了小儿心内科的门诊往往是进行介入治疗,缺乏一个能够给患儿提供最佳治疗方案的机制。另外,我们目前往往注重先心病出生后的诊治,对先心病产前诊断关注不够,绝大部分的产前筛查均由普通产科超声医生进行,缺乏与专业小儿心脏科医生的联动会诊,更无法给怀有先心病胎儿的孕妇以处理抉择及生后预后的准确咨询与指导。直接后果是先心病产前筛查阳性率及诊断准确率不高,患有先心病胎儿的孕妇无所适从。”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孙锟带领团队在新华医院成立了国内首家“围产期及婴幼儿先心病诊治中心”。在这个诊治中心里,小儿心内科专家和小儿心胸外科医生同在一个科室,对每个患儿共同查房,共同讨论个性化的最佳治疗方案,同时接受本院及其他产科医院转诊的怀疑有先心病胎儿的确诊,在产前即设计出生后的治疗方案,并在新华医院产科出生后即进行必要的早期治疗,对于预后不良的复杂先心病给予明确的处理抉择指导。

根据“内外科结合、镶嵌治疗”的理念,新华医院儿科心脏中心成为上海各妇产科医院的胎儿超声心动图转诊中心,先心病介入治疗并发症最少的儿童心脏中心之一。

补齐“拼图”不辱使命

2018年7月,孙锟再次迎来了自己医学人生里一个令他激动的时刻。

新华医院完成了亚洲首例单中心独立完成的胎儿先天性重度主动脉瓣狭窄宫内球囊扩张手术。医生们为一名怀孕31周的母亲实施了宫内治疗,7周后,孩子顺利分娩,这个本来已经濒临生命危机的宝宝不仅顺利出生,而且短期内无再行干预——重度先心变成了轻度先心病。

为摘下这顶“皇冠”,补齐小儿心脏的最后一块“拼图”,新华医院积蓄了30多年。

1974年,新华医院为先心病幼儿在体外循环下完成室间隔缺损修补术,开创了我国婴儿先心病外科治疗的先例。近3年来,团队精心准备宫内治疗 ,最终用30分钟实施了手术。至此,新华医院正式完成从胎儿期、儿童期至成人期的先天性心脏病诊治和研究的全生命周期医学体系建设,也给类似患儿家庭送去新生机。

忙碌,已是孙锟的多年习惯。进入医院管理层后,他用于临床诊疗以及临床研究的时间少了很多。但是,每次只要谈到他的专业,他的眉宇间便飞扬起喜悦。在他的身上,兴趣与职业合二为一。

孙锟说:“做医生,并不是有些人想象的追求的是钱,而是为了荣誉而战。” 他的坚守,固然有家庭的因素,但他内心还认为,坚守其中的人还关乎行业的荣誉。

“其实,我们一个医生或者一家医院,改变不了整个医疗行业的状况,国家也在努力,推行医改也需要时间。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只有两件事。第一,所有到新华医院看病的病人,能给他们良好的就医感受,或对新华医院的信任,这是我们的立命之本,要达到这个目标,还需要时间。第二个更重要的是,通过各种各样的措施,让新华医院的医护员工有幸福感和尊严。员工有幸福感有尊严,自然心情很好,会珍惜这个职业,会发自内心地去对病人好。”孙锟说。

名医简介

孙锟: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院长,新华儿童医院院长,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儿科学院院长。

任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儿科分会会长,中国医师协会医学遗传医师分会儿童遗传病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等学术任职。

长期从事儿科心血管疾病病因学、影像学诊断、介入治疗及围产期及婴幼儿先心病诊治等方面的研究。

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际(地区)合作重点项目、国家科技攻关项目等30余项;发表论文216篇,其中SCI收录62篇;获得专利9项。

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国家教委重点学科儿科学学科带头人,上海市教委小儿心血管重点学科带头人;获教育部科技进步奖、中华医学科技奖、上海市科学技术进步奖等奖项;获中国儿科医师奖、上海市十大杰出青年等荣誉称号。

了解这些有可能对您的就诊有所帮助